时光驿站

在我年轻的时候
曾大胆离家远走
到海外异国旅游
漫漫大洋
无限锦绣
却不能使我留念回首
因为我心中的海洋
更加的浩瀚悠悠


Catrin Welz-Stein

「风的君王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多尼斯

我的旗帜列成一对,相互没有纠缠,

我的歌声列成一对。

我正集合鲜花,动员松柏,

把天空铺展为华盖。

我爱,我生活。

我在词语里诞生,

在早晨的旌旗下召集蝴蝶,

培育果实;

我和雨滴

在云朵和它的摇铃里、在海洋过夜。

我向星辰下令,我停泊瞩望,

我让自己登基,

做风的君王。


Rene Magritte

礼物


作者:黄灿然

我永远记得这个场面:有一天
我爬上我们棚屋家门口对面的小山头。
那是个美丽的小山头,山腰有一片柳树林
风一吹就树叶翻飞,而风永远在吹,
我们住在棚屋区的十多年间,那个小山头
像我的心灵一样丰富,它就像我的心灵,
高于我,远于我,超越我,但永远在我的视野里。
那天下午我站在小山头上,整片棚屋区在马路边
就像一堆废铁皮,跟附近的废车场没有两样。
我看见母亲蹲在我家门口的水龙头边洗锅,
她原来高大的形象此刻在我眼底下变得弱小,
我隐约听见刮锅声,我看见在她背后,在远方,
高楼如林,几片白云飘过上空。
当刮锅声再次把我的目光吸引到母亲那里,
加上我的想像,我能渐渐看清她轻快的动作,
那一刻我领到了母亲和贫穷给予我的礼物,
它一直是我的护身符。

无法企及的深刻也是一种媚俗。

Seascape Dieppee
James McNeill Whistler